12月12日晚,長沙簡牘博物館,《翰墨留香 絲路溢彩 吐魯番出土文書精粹展》開幕,參展市民和出土文書交相輝映,仿佛穿越了時空。圖/瀟湘晨報記者 陳正
  紅網長沙12月14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徐海瑞 通訊員 管震)12月13日上午9點,《翰墨留香絲路溢彩——吐魯番出土文書精粹展》正式向公眾開放。與之平行的公益講座同時進行,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教授、出土文獻與傳統經濟研究所名譽所長陳國燦主講《關於吐魯番出土文獻》。
  陳國燦致力於吐魯番出土文書研究數十年。針對此次展覽中展出的《永徽五年至六年(654-655)安西都護府關於戶曹安門等事的案卷》(下稱《安門案卷》),陳國燦做了一番有趣解讀。
  這份被吐魯番文物局徵集而來的文書,包含了幾份涉及錄事司、戶曹、倉曹、士曹等的關文,對於理解唐代地方政府內部的行政運作具有重要意義。《安門案卷》中留下安西都護府戶曹的一份完整的正式關文,上有多處印文及勾官的硃筆簽署,最後一行則是上佐的批示。另一件關文的發文機關是“戶曹”,“判官房門壹具”則是關文的主題,相當於關鍵詞。此後是關文的正文、發文時間和戶曹判官與府史的簽名。
  對於文書內容,陳國燦解釋說,文書記載了永徽五年十月廿四日戶曹發給士曹要求安門的關文,其中引述此前戶曹與倉曹的往來關文,之後則是上佐的判文,以及永徽六年正月十二日錄事司發給倉曹的關文,要求將上次申報之後的財務收支情況進行自檢,以準錄事司勾勘。
  “戶曹為了安裝一扇門,寫申請給倉曹,倉曹‘檢庫無木可造’,又經上佐等多方協調,請士曹造門安裝,事情完成後又有錄事司檢查記錄。”陳國燦認為,“現在看來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情,在當時卻要經歷五六個部門的批准審核,這說明唐代是一個非常尊重規則和法制的國家。”
  [觀展印象]
  @秋了冬天
  一切皆因小學時學的《葡萄溝》,說實話其實那時我看不懂課文講了什麼,但那幅插圖加之老師的描述真的很讓人神往,吐魯番。“翰墨留香,絲路溢彩”,一個展覽,就是一段歷史的傾訴。
  @魚洱
  去了長沙簡牘博物館,偶爾還是要熏陶一下情操的哈。不過,在聽到編鐘被敲響的那一刻,真的感覺熱血都要沸騰了,震撼人心的優美聲音,真真的。
  @淺羡
  吃貨的文藝範之游也是開心,吐魯番的哈密瓜和葡萄乾等等的味道簡直是極好的。第一次近距離感受這些古老的書寫方式,在絲路文書中看到了一些很棒的字,從文物殘片中抽出來的草書猜不出,謝謝簡牘館很有紀念意義的贈書。  (原標題:博物館展出《安門案卷》揭秘唐代行政運作)
創作者介紹

1302

eh12ehuq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